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谦立 > 吴谦立:抗议冲突处理的仁和智|在美躲疫见闻

吴谦立:抗议冲突处理的仁和智|在美躲疫见闻

这几天,一些国内的亲朋好友关心地询问我们的情况——毕竟自从十天前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于一名警察之手之后,全美国的抗议骚乱已经蔓延到75个城市,40多个城市宣布实行宵禁,看上去许多城市都发生了打砸抢的现象。

不过,新闻只能代表一部分的真实,却不是全部的真实世界,在新闻报道的后面更有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

就拿本地区来说,《华盛顿邮报》头版的报道标题是“特朗普动用军队对付骚乱(Trump Mobilizes Troops Against Unrest)”,配图是一队警察在烟雾中骑在马上冲散抗议人群,看上去冲突很激烈、很暴力。不过图中的一位拽着其他人的手往后退的女孩就是本地的P小姐。按照她本人的叙述,经过没有那么戏剧化。

她是一位今年毕业的大学生,也是一位世界一流的花样滑冰选手。刚刚结束大学生活的她闲在家里,觉得不应该无动于衷,动了去参加游行的念头。去之前,她寻思着自己身为白人,多少具有保护别人的肤色,就特意在衣服的背后写上“如果警察开枪,请站到我身后If the shooting starts, stand behind me”的字样。到了现场,她也确实争取站到了前排。当警察集结的时候,她试图和对方对话,没有获得回应。另一方面,她时时打开手机查看时间,因为她在示威的同时也想遵守当局关于700开始宵禁的规定。630,警察开始清场,她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坚持站在前排,保护周围的黑人。于是,出现了媒体报道的那副照片。不过等到700宵禁开始时,她们就自行散去各自回家了。但是,那天晚上她们离开后,确实发生了打砸抢的事件,自然后者就吸引了更多的眼球。

其实,从一开始本地就有许多抗议行动。上周末就有好几起,但都只是安静地举着标语游行,自然无法登上媒体,而星期三的一项活动更是一群人仅仅聚集在一所高中的草坪上,大家轮流发言分享自己的遭遇和感想,连周围交通都没有妨碍,自然更加不会被报道了,而被报道的多数集中在本地商家在相关游行之前忙着用木板把店面包裹起来以防不测。

之所以有这样的差别,除了媒体倾向于报道冲突的本能外,很大的原因就是任何一个大规模群众运动的本身都很容易在少数参与者之间由思想共鸣互相影响而产生极端想法和行为,而这些极端行为更加能够引人注目,因而其影响也就超乎比例地被放大,从而掩盖了真正应该思考的问题。

警察执法过当屡屡出现,我们以前也讨论过多次,这里面有警察无奈的原因,也有警察确实滥权的因素。这次的肇因更明显的是警察滥权,但是警察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一个有影响的政治力量,如何改革现有的制度既能保护警察应有的权利,又能限制他们滥权的可能,这样的思考却很少在各次游行中被提及。

这次游行出现后,有不少专家评论发掘“更深层次”的背景原因。确实新冠疫情暴发以来,许多非裔美国人一方面面临规模空前的失业前景,另一方面还一直作为“必不可少的员工(essential employees)”坚守在这场危机的前线,从事危险却又低薪的工作。他们由于工作更多地暴露在新冠病毒中,却又由于医疗卫生方面的脆弱性,无法获得高质量医疗,结果是他们的新冠感染率和死亡率都高于各族裔的平均水平。更有甚者,不少黑人表示,其实他们对于是否戴上口罩很犹豫,不少人最终选择宁可冒着感染上病毒的风险而放弃戴口罩,因为他们有不少因为戴上口罩反而引起警察特别警惕的经历。

有一位身为伊利诺伊州参议员的黑人医生,就曾经在住处附近的商店购物时被警察盘问。即使是一位黑人医生,都会感觉到自己戴上口罩后面临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可以说,新冠疫情更加加重了一些非裔族群的愤怒,也说明歧视不仅仅是来自警察。

 

疫情当前,大规模集会使得潜在的病毒感染更加容易,也使得感染源头的追踪更加困难,本地当局已经表示做好了今后一阵确诊人数上升的准备。为此,本地负责健康防疫的官员特别呼吁大家游行时佩戴口罩、勤洗手,尤其少喊些口号以降低唾沫星子感染周围的人。这种游行本应使得黑人群体更加为了在疫情中的不平等而发声。然而,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下,我看了这次本地游行的部分录像,里面虽然有人打出类似于“取消警察”这样极端的标语,却令人惊讶地没有任何人提出争取面对新冠病毒得到更好治疗权利这个同样重要却又更加紧迫的诉求。

按说,自从新冠病毒暴发以来,关于黑人和拉丁裔不平等的劣势地位更加恶化的研究、评论文章铺天盖地,早就成为一些知识分子呼吁重视的议题。然而即使在全国各地的游行里面,却仍然几乎完全流于情绪性地呼喊口号,而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目标。倒是受难者家属表现得更加理性一些。死者的弟弟来到游行现场斥责那些打砸抢行为,并且公开呼吁大家“转换一种更好的做法(switch it up)”,通过自我教育和参与选举来改变现状。

这些除了印证了FBI关于本次游行背后没有组织者的调查结论外,更加充分地说明了所有大规模群众运动很容易变成“运动就是一切,(具体而可行)目的是没有的”的特征。因此,如何处理就能显示当政者的智慧了。

作为应该处理群众运动的另一方,特朗普前几天在白宫与各州州长举行的电话会谈中,一如既往地以简单粗暴的态度反复要求镇压抗议游行,并且表示对于把那些肇事者逮捕后应该长期关进监狱,还称发生暴力事件的中西部明尼苏达州是世界的笑柄特朗普为什么如此强硬,一向与他作对、“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他的《纽约时报》评论说,他“曾靠着声称脚跟生有骨刺来逃避去越南服役,现在又需要证明自己的男子气概claimed heel spurs to dodge the Vietnam draft and now needs to prove his own manhood)”。

也有人说他是想效仿五十多年前的尼克松,毕竟“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是老尼当初时时挂在嘴上的说辞,也向来是右派们的旗帜。

五十年前的民权运动,一度也在各地造成了大规模的骚乱,19715月更是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反战示威,以至于当时第82空降师被部署到首都华盛顿,帮助地方警察控制局面。这之前尼克松的支持度已经首次下降到50%以下,但是老尼打着维持社会安定的旗号,在控制住局面后声望回升,乃至第二年以压倒性优势获得连任。但是,别忘了老尼的第一个任期无论是内政还是外交都有一大把政绩,其中任何一项都足以让他青史留名,更何况他还上演过深夜骗过警卫,轻车简从地来到示威者中间“亲切交谈”的动人戏码。他在黑人中的支持度也是迄今共和党人无法突破的纪录。特朗普要是以为可以简单生硬地“以尼为师”,那就真是东施效颦了。

他不该忘却的记忆应该是90年前的美国,那更有可比性。当时的美国也是刚刚陷入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一群一战老兵迫于生活所需,要求政府提前支付本应从1945年开始的退伍金,并且从全国各地聚集到首都华盛顿安营扎寨,准备长期抗争。胡佛政府的司法部长米切尔(William Mitchell)坚持认为这个行动背后有黑手,表示应该弹压。于是,胡佛调动军队帮助地方警察驱赶这些老兵。但是,整个行动除了让负责指挥具体行动、喜好张扬的麦克阿瑟坐在坦克上面出了一回风头外,随着华盛顿市警察局长公开指责联邦政府撒谎,胡佛不仅没有挽回自己的声望,反而被大家认定他是试图通过军队镇压群众运动转移大家对于经济衰退的注意力。

现在,好在不仅制度上保证了各州无需贯彻落实最高指示,即使是特朗普政府里面也还是有明白人。国防部长埃斯珀就公开与特朗普唱了反调,称他不支持特朗普打算动用《反叛乱法》派出现役军人镇压“暴乱”的想法,一些前高级将领也公开表示反对,毕竟军队是用来对付外敌的,而“我们的同胞不是敌人(our fellow citizens are not the enemy)

两千多年前,孟子在开导梁惠王时说:“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这是当时战国条件下外交工作的理想原则,其实用来处理内政同样适合:处于弱势需要发声的群众需要运用智慧提出具体而现实的目标,而身居高位运用权力处理群众运动的领导人更应该以仁者的胸怀应对,只有这样才能“乐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国”。

 

 

 



推荐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