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安华(Saud Anwar)医生大概应该算得上是真正的“人生赢家”:作为一个巴基斯坦移民,不仅在美国扎根下来,从事令人羡慕的医生职业,业余时间还玩一票政治——是康乃狄克州的参议员,如今新冠疫情肆虐,急公好义又心灵手巧的他和一位工程师、一位企业家合作,制作出了可以同时让七个病人使用同一台呼吸机的设备,一下子让呼吸机的使用效率提高了七倍,并且他把制作工艺完全公开,还摄制了录像说明如何使用。迄今已经有来自100多个国家的访客到他的脸书页面下载有关资料,真正做到了达则兼济天下。这样的人物被民众视为无名英雄,不少人特意开车从他家门口经过,打出横幅向他表示敬意。
不少民众已经接到财政部按照经济救助法案发给他们的支票。每人得到的金额是根据上一年度申报的收入计算的,因此很可能不少人获得的这笔免费收入超过了应得数额。为此,美国税务局表示,国会制定救助法案时,关于不足部分的条款很清楚,明年申报收入时可以据此获得追加补偿;但是对于超额部分则言辞模糊,税务局表示绝大部分人不必退回超额收入。
上星期我们讲了不少对冲基金利用法案的漏洞申报救助。事实上钻空子的还真不少。除了这些资本市场套利的佼佼者们之外,还有大概147家上市公司也身手不凡地获得了约5亿多美元的救助。星期四,负责这项救助的小企业管理局发布规则说明,申请者必须证明申请的必要性之外,还必须证明无法从其他渠道获得资金,鉴于上市公司很明显可以从公开市场获得融资,因此已经获得贷款的上市企业必须在5月7日之前归还全部的贷款金额。
疫情出现一定的缓和迹象。不少民众尤其是中西部的民众开始抗议居家令的延续,一些州开始考虑部分放开,比如允许医院恢复已经延迟的其他病症手术。但是特朗普星期四反而出现反复,表示政府可能会将全国社交距离准则延长至夏季初或更晚。其实如果真地放开管制,企业是否真地完全复工还可能由不得政客们,一个主要障碍就是开工带来的潜在责任。
我们以前说过美国人只要一息尚存,就会求诸诉讼解决矛盾。前不久,国会刚通过的救助法案里面,就特意有一项条款,明文免除去抗疫第一线志愿者潜在的医疗事故责任,看来政客们对美国国情还是很了解的。
现在,如果要求企业复工,万一出了新的病例,算是谁的责任呢?如果完全免除雇主的责任,很明显这会让企业不再对应有的防疫措施认真落实;如果完全由雇主来承担这个责任,那么有几家企业会甘愿冒这个风险呢?以新冠病毒的特征来看,往往出现一例就意味着已经传染了若干人,那时以美国人好诉讼的特性,哪家企业经得起这样的官司呢?
十多年前的金融危机之后,不少美国大学就更加依赖国际学生,尤其是中国留学生的学费来源。伊利诺伊州立大学香槟分校的商学院更是招收了20%的中国留学生。2015年,新院长布朗教授上任。作为一个风险管理的专家,他本能地决定需要未雨绸缪。于是,在他的推动下,该校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投保预防中国学生数目下降的高等院校:学校每年支付保费42.5万美元,如果中国学生下降到一定程度,保险公司需赔偿学校6000万美元。这招歪打正着,没几年这个保险就能用上了,在眼下这个状态下正是再应景不过的了,估计会有不少学校起而效仿。
 
话题:



0

推荐

吴谦立

吴谦立

23篇文章 1次访问 2年前更新

美国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美国某基金经理,负责全球宏观性投资。出版过《公司治理:建立利益共存的监督机制》和《公平披露:公平与否》,以及译著《财务骗术》《拯救日本》《社会关系》,在《中国改革》等杂志上发表过宏观经济、货币政策方面的评论文章,在哈佛大学、马里兰大学给过讲座性授课。

文章
  • 文章归档
2020年 23篇